首页 > 时事 > 正文

全民体育崇祯自尽的时候如果念着三个字 会是“

2021-11-30 19:39 来源:澎湃

字号

我觉得应该是东林党,为什么这么说呢?

东林党是明朝后期主要的政治力量,东林党和阉党的生死相争宛如明王朝最后谢幕的礼花,而当李自成攻破北京城时,崇祯说出了,“忠贤若在,时事必不至此”,而此时陪在崇祯皇帝身边的只有太监王承恩,东林党无一人,崇祯如此重用东林党,结果竟然是这样,崇祯心里恐怕在对东林党破口大骂。

崇祯自尽的时候如果念着三个字 会是“魏忠贤”还是“东林党”

崇祯自缢

崇祯为鲁莽处理魏忠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而东林党又该为明朝灭亡负怎么样的责任呢?这个问题就要从东林党的前世今生讲起。

# 曾经的真清流

东林党是以东林书院得名,万历年间,以顾宪成、高攀龙、钱一本等为代表八人,在东林书院开课讲学,史称“东林八君子”。

崇祯自尽的时候如果念着三个字 会是“魏忠贤”还是“东林党”

无锡东林书院

彼时的东林还不是党,只能称为东林人士,这些人针对明朝的时政进行针砭,要求整饬吏治、开放言路、加强军权等,这些政治主张在当时是有进步意义的,切合了当时社会的矛盾。

加上东林书院的这些人大部分算得上文坛领袖,东林书院的思想传播得很快,特别是在江南士族有非常高影响,得到了不少士人的应和。

当时的明朝处于宦官及其依附势力当权中,必然和这样的政治集团会发生冲突,于是对东林八君子和赞同他们政治主张的士人展开了激烈打击,而“东林党”这一称谓正是宦官集团首先提出来的。

崇祯自尽的时候如果念着三个字 会是“魏忠贤”还是“东林党”

魏忠贤

应该说这一时期的东林人士大多都是忧国忧民的,以左光斗、杨涟、周起元、周顺昌、缪昌期等为代表都因宦官集团的诬陷而死,这时的东林有的是骨气,称得上清流。

# 眼高手低的上位者

东林党不是没有上过位,天启元年,由于东林党人士有从龙之功,天启皇帝也投桃报李,全面启用东林党人士,从首辅到吏部尚书、兵部尚书和礼部尚书都是东林人士,一时之间明朝的军事、政治、文化、监察和人事大权全都被东林掌握,在野的清流成了当政的实力派。

崇祯自尽的时候如果念着三个字 会是“魏忠贤”还是“东林党”

天启帝最初重用了东林党

那他们的表现如何呢?完全不合格,当时的大明朝早已外强中干,国库是真空虚,边防是真紧急,而东林人士拿出了什么成绩?

拿熊廷弼经略辽东来说,熊廷弼还是有军事才能的,在辽东的防御策略称得上得当,但是由于和广宁巡抚王化贞个人不和,导致了严重后果。毛文龙当时镇江大捷,朝廷命令熊廷弼和王化贞一起出兵顺势进取,结果是经略、巡抚所辖兵镇相互观望,阳奉阴违,错失战机。

这里固然有王化贞的问题,但是作为兵部尚书,不能以国事为重,还互相倾轧,这是为国为民的表现吗?

崇祯自尽的时候如果念着三个字 会是“魏忠贤”还是“东林党”

熊廷弼

熊廷弼在东林人士中已经算得上能者,但朝廷真正关注的国库、以及灾民的赈灾这些问题,东林党没有任何办法,反而和宦官集团的斗争越来越激烈,最后天启帝也看不下去了,默许了魏忠贤对于东林人士的残害,因为在天启帝看来这些文人只会上书,大讲道理,相比之下魏忠贤至少还能搞到钱。

当朝堂之上尽是些之乎者也,却无半分可行之道的所谓清流之时,我就能理解为什么天启帝最终会放纵魏忠贤的杀戮。

# 骨气渐失的东林党

如果说天启元年的东林人士还多为忧国忧民之辈,那么到了崇祯年间,东林党的骨气已经渐渐消散了。

经过魏忠贤的杀戮,东林党中活下来的大多都是软骨头了,像之前视死如归的左光斗和杨涟之辈寥寥可数。

崇祯年间东林党重新掌权,而东林党的代表人物钱谦益、侯方域是如何表现的呢?治国之才无需多谈,我们就看看气节这一项。

崇祯自尽的时候如果念着三个字 会是“魏忠贤”还是“东林党”

柳如是和钱谦益

清军破城后,钱谦益的红颜知己秦淮八艳之一的柳如是劝说钱与她一起投水殉国,钱以“水太冷,不能下”为由拒绝,而侯方域面对同是秦淮八艳之一的李香君也有同样的表现。

曾经清流的气节竟然都不如青楼。

前期的东林党还可以说铮铮铁骨,都是以身作则之君子,但此时的东林党恐怕早已成为“杀他人之身成自己之仁”的利益集团,尽是道貌岸然之辈,满口的仁义道德,却行龌龊肮脏之事。

# 东林党背后的利益集团

明朝中后期工商业已经开始发达,靠传统的农业税收已经根本不能支持大明朝的国库,张居正的改革重点其实就是税收政策改革。

张居正心知肚明,农民的税赋已经很高,再压榨反而适得其反,一方面多不了多少钱,另一方面又容易激起民变,但国家需要钱的问题必须解决。

崇祯自尽的时候如果念着三个字 会是“魏忠贤”还是“东林党”

张居正

于是就有了工商税,而工商税触动的正是江南士人集团的利益,而东林党的势力又是从江南而起,是不是一切都有了脉络?

万历皇帝清算了张居正,吏部也革除了工商税,但是万历却没有让工商税在历史消失,而是把工商税的征收权放在了内库,只是万历死后,天启元年东林人士第一次掌握朝政,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废除工商税。

工商税的废除让大明的国库入不敷出,北方农民的负担进一步加重,而江南的工商业发达却不用交税,这就是东林党人的经济民生政策,明朝后期天灾加饥民,再加上这种政策,没有清朝的铁骑,我想明朝也是必然要亡的。

东林党人和宦官集团的根本矛盾还是在于利益,东林党守护江南工商业的利益,而魏忠贤代表背后的皇帝是要工商业出血,这中间没有高尚不高尚,只有谁的拳头硬罢了。

魏忠贤一死,辽东的军事失败和西北的饥民暴乱,统统与东林党这些利益集团脱不了干系。

# 崇祯死后表现不堪

崇祯死后,在南明朝廷的组建过程中,东林党居然推举万历的侄子潞王朱常淓,而福王朱由菘是万历的孙子,无论从血缘还是长嫡上来说,都应该是福王朱由菘继位。

但是东林党偏偏不,坚决拥护潞王朱常淓,那么拥护这个潞王是立贤吗?非也,这个潞王在明清交战时,还犒赏过清军,恐怕不临阵倒戈就阿弥陀佛了。

崇祯自尽的时候如果念着三个字 会是“魏忠贤”还是“东林党”

东林党蛇鼠两端

东林党这样做真正的原因在于,当年阻止过福王父亲继承皇位,怕福王报复,国家都到了危急存亡的时候了,这帮人居然还在想这个,用误国二字恐不为过。

这里我提一下史可法,他是左光斗的学生,这人是东林党中最后一个有气节的,在扬州抵抗清军宁死不降,但是他在拥立新君问题上也和了稀泥,他知道潞王会导致国家大乱,福王的报复他也害怕,于是提议立更远的桂王,他提议后东林党又转向桂王。

国家都风雨飘摇了,立皇帝这个事还能如此儿戏,打的都是小九九,这些人称得上忠臣吗?和于谦相比,简直高下立分。

最后极为讽刺的是,一个老太监卢九德出来一锤定音,坚定立福王,后续军队也对福王表示效忠,东林党一看形势变化,又立马表示坚决拥戴福王,变脸之快让人啼笑皆非。

* * *

东林党,特别是东林党后期的行为,为大明王朝敲响了丧钟,一群只会空谈从自身利益出发的人怎么能撑得起风雨飘摇中的大明朝,崇祯对于重用东林党恐怕死也不能瞑目。最后套用一句也是明朝诗人的一副对联做结束语,“

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为读书人”。

(喜欢请关注,给您带来更多有趣的历史故事)

热新闻
热话题
标签
精选 视频 时事 财经 思想 生活 问吧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