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频 > 正文

欧冠直播频道看透上海的,居然是一个90后山西姑

2022-01-03 16:32 来源:澎湃

字号
原创 外滩君 外滩TheBund

《爱情神话》导演:

“上海对我很好

我却利用了他”《爱情神话》导演邵艺辉

《爱情神话》的口碑爆了,导演邵艺辉的电话也被打爆了。

她出生在山西,大学在北京,来上海不过六年,甚至没当过导演,就拍出了地道的上海故事。邵艺辉和玛雅

邵艺辉1991年出生,大学毕业后到上海,从没上过班,靠写作和母亲接济生活,自嘲自己在上海六年“一事无成”。

两年前,她试图卖电子烟赚钱,因此发现很多校友毕业后都在卖货,写了一篇《北京电影学院毕业的人在干什么》。 文章爆红后,她被很多校友追捧,也被很多校友谩骂,还有学校老师说转发文章的人请拉黑他。

你是否相信爱情神话不重要。但是邵艺辉从“一事无成”的文艺女青年成为备受追捧的年轻女导演,绝对是曾经没有人相信的导演神话。

而它今天确实发生了。以下是邵艺辉的自述。

01

“上海对我很好

我却利用了上海”

片子里的安福路、五原路、巨鹿路......就是我住上海时日常生活的地方。刚来上海我住在常熟路那边的歌剧院附近,和另外一个女孩合租,一人5000块。

我不用上班,一般中午起床,吃饭之后写作,有时候去咖啡馆写,写完就回来,买菜做饭,晚上看看电影。后来也换过几次房子,但都在这附近,一呆就是六年。

很多人好奇我是山西人,怎么能拍这么上海本地化的片子。其实我没有刻意去观察上海人是怎么生活的,因为我也是活生生的人。我写剧本的时候也没有专门再去看一遍,都在脑海里了。邵艺辉在片场

我觉得我和上海人最大的不同,就是上海人对自己的城市感情很深,但是我对上海感情却没有那么深。它对我来说只是一个生活便利,挺舒服挺喜欢的一个城市。因为感情没有那么深,所以更容易跳出来去观察。我跟上海的关系很平等,我不崇拜他,我也没有想过度美化他。这是我的优势。

同时身为外地人,我会观察到很多本地人觉得已经不新鲜的事儿。比如说我在上海去买菜的时候,发现菜市场都是男的,所以我在戏里安排杂货铺里面也都是男人。还有老乌给老白找办画展的地方,最早是个很小的地方。上海街头经常会多一个这样或那样的店,它是那种快闪店,每个月还是每三个月换一个主题,里头他们重新布置,它是展览,然后也卖东西,我在乌鲁木齐路上就看过。

我觉得这个真的很有意思,我在写剧本的时候,我真的按照这种地儿写的,我也觉得他挺逗的,超级小,我估计就能站两个人。

现在因为拍电影,我搬到了北京,但我以后还是会去上海生活的,它是一座和你想象中一模一样的城市。主要在上海生活久了,去别的地方不太适应。这个城市有很多便利店,适合散步,适合闲人。

所以前阵子搬走的时候,我写了一篇文章叫《我利用了上海》,上海对我很好,我却利用上海把它当作我的写作材料。《爱情神话》中的自行车是邵艺辉自己的

很多人现在问我,你突然受欢迎了,是不是会飘或者变得会很不一样。但其实我在过去只是不被知道,但一直有支持我和喜欢我的人。

实话实说,在我写《爱情神话》剧本以及拍摄的过程中,我们所有工作人员都知道自己在做一个比较有品质的事儿,大家知道它不会是个烂片。我总是会问自己,如果我写的这个东西不怎么样,我为什么要让那么多人和我一起工作?

不过豆瓣能涨到8.3分,还是超出了我的预期。邵艺辉给演员讲戏

投资方和徐峥老师在拍摄的过程里给了我很大的自由,基本上都是听我的。从剧本到拍摄到剪辑,完全以我的意志为中心。比如大家都很喜欢电影里的歌,一般电影不会买这么多歌的版权,太贵了。但我的制片人叶婷特别好,她说既然导演想要的话,我就想办法都买了。

不是说我很大手大脚,拍戏的时候我和老白一样精打细算。

片子里很多取景地都是找朋友借的,路人是朋友和邻居客串的,没有片酬,我给他们包个红包,算“车马费”,比找群演便宜。他们家都在附近,走过来就行。

02

“你混得不好

就不要说自己是电影学院的”

2019年写《北京电影学院毕业的人在干什么》这篇文章之前,我完全没想到会产生这么大的风波。

在北影读电影剧作的时候,我就在外面接活写剧本了,毕业后一开始也是打算留在北京做编剧。但那会儿老被骗,所以我一直都呼吁要尊重编剧,要给小编剧署名权。

还有很多导演嘴上很急着要做电影,但坐下来聊剧本的时候他们总是对别的更感兴趣,我就不喜欢这种事儿。

这一度搞得很灰心,索性就不写剧本,想写小说。邵艺辉的微信名叫“大邵妇”,是因为妇女节逐渐变成了女神节、女生节,但她觉得妇女这个词很好,充满了力量。她决定勇于当一个妇女

我在微博上发的短篇小说被one·一个的编辑看到了,他就说能不能发到one上面,还给稿酬。给钱我当然愿意了,之后我就一直和这个编辑合作,我如果好长一段时间没写,他就会催着我写。

然后出版公司的编辑在one上看到了我的小说,联系上了后很快就敲定出书。但因为我那会写的小说还不够,短篇小说集起码得写上十几篇,然后也是这个编辑一直在催着我写。

只要别人催我,我就蛮有动力写下去的。

就这样在16年的时候,我出版了自己第一本短篇小说集《人类要是没有爱情就好了》,电影里徐峥和马伊琍看的话剧就是它改的,当然现实里没有这个话剧。因为出了书,我入选了北影文学系的名人堂。邵艺辉的第一本小说集

写字挣不到什么钱,我又不想妥协写自己不想写的东西,很多时候相当于放弃了挣钱。我爸就很担心我,希望我考研考公务员,好在我没什么消费欲,花的不多,而且我妈一直在给我打钱。

也是突然某一天,我意识到自己真没什么钱。因为我自己抽电子烟,就开始试着在朋友圈卖电子烟,结果发现很多文学系的同学都在卖货,卖什么的都有。

那时候我有个长篇小说在one上连载不了了,我就开了个公众号,想在上面连载小说。第一篇文章我想先让大家知道有这么一个公号,就先写了个杂文,写我生活中最近在干的事。我最近干的事就是卖电子烟,就有了《北京电影学院毕业的人在干什么》。

我还写过我养的植物、我的邻居,我也会写我当时住的房子,还有我的邻居卖菜的那一家人的故事,我写了很多杂文,更多的是小说,只是那篇火了。邵艺辉卖电子烟的照片

文章一开始发出去的时候大家都没觉得是什么大事,很多校友都在转发,觉得这就是一个自嘲,没人把它当回事儿。直到有一个老师他转在他的朋友圈,我忘了他具体怎么说的,大概意思就是说他的学生里面谁要转发这篇文章,就请把他拉黑。

这时候就开始有人攻击我,有人说混的不好,请不要带上学校,混的不好是自己的锅。或者你混的不好就不要说自己是电影学院的。

我当时觉得这很荒唐,我就是电影学院的,我正大光明考上,我也有毕业证,况且确实有很多校友现在过得不如意。每年那么多毕业生,但项目就那么点,哪有那么多机会给所有年轻人?更何况我也不能去写人家中戏的学生是吧?

还有人说我想蹭热点,想火,想做下一个咪蒙。

当时被骂我心里挺委屈的,因为我觉得自己没有做什么不光彩的事,我卖货是自食其力的。但我必须要澄清,文章虽然火了,很多人转发、热议或者骂我,但我根本没卖出去电子烟。

很多人加我,问东问西问一堆,最后都不买。还是我有一个小学同学听说了,买了一根,其他买的人都是我的朋友,都是为了支持我。

很快我就不卖电子烟了,因为我发现卖烟还不如写文章打赏赚得多。其实我总共就卖了那么一个多月,但就成了“卖电子烟的人”。

03

为了壮胆

灌半瓶白酒上台

我是个很被动的人。不管是在one上写文章还是出书,都是被人推着走,不太会主动谋求什么东西。所以我在上海呆了6年还是一事无成。

把《爱情神话》的剧本投到First青年影展,是我唯一一次去主动投稿。但那也是我在学校认识的师哥师姐说,你闲着也是闲着,去参加一下。

《爱情神话》最早的投资人是我一个朋友,也是他提议你应该拍一个自己写的东西。在这之前我从没想过要当导演,总觉得当编剧就够了,但他莫名地很相信我,还给我了剧本的定金,这是很难得的,我很感谢他。邵艺辉在《爱情神话》片场

我2019年6月份开始写,写着写着他觉得剧本太文艺了,和想象中不太一样,所以到九月份写完就搁置了。一直到第二年,当时First马上要截止投稿,我赶紧改出了第二版。

First青年影展是我第一次参加创投活动。入围之后,我先是去了北京,现场很多青年导演已经有制片人陪着,有的是导演编剧两个人。我一个人,第一次上台面对好多人推介自己的项目,讲的是一个稀烂。

然后到了西宁,First的联合创始人李子为还有tt和我说,他们看了剧本觉得很好,但是我不会跟别人兜售我的理念,他们就教我应该怎么说。邵艺辉在First影展

不过真没想到《爱情神话》真的可以拿奖。

领奖那天又要再上台讲一遍项目,台下人更多,马伊琍、王传君都看着,我更紧张了。所以我让朋友给我买了一瓶白酒,猛灌了半瓶,想放松一下,结果喝多了浑身冒汗,我的脚都湿了。我穿的是个人字拖,拖鞋就变得很滑。

朋友说你这样上台会摔跤的,我干脆就脱了,反正就是双拖鞋。

所以后来的照片,我是光着脚的。邵艺辉光脚上台

那天我穿了条藏青色的连衣裙,200多块在网上买的,没有牌子。最近电影在北京首映我也穿了,一个是觉得意义特殊,二个是好衣服不多,我在家试了别的也都没有好看的。

04

“我不认识的人,

现在也来蹭原型了”

《爱情神话》很快开始落地。徐峥老师一开始说只当监制。因为他每次演一个角色都要花很长的时间去体验,演老白的话,他觉得准备时间不够。

然后我就和他说,我们这个电影对你来说完全不需要重新体验,同时也不累,我可以保证轻松地拍完,只需要你戴个头套。我们开机之后都是晚上九点之前收工,拍摄地点离徐峥、马伊琍他们家特别近,下班能直接走路回家。

不过我也和他说了,这个角色除了他别人真的很难演。上海男人,这个岁数,好像真的想不到更合适的人选。况且上海籍的演员基本都没有什么机会用自己的家乡话演戏,我觉得对他们来说也是很大的诱惑。徐峥、马伊琍、倪虹洁、吴越、吴冕......很多好演员大家可能平常都意识不到她们是上海人。不是上海人的也有,演小皮匠的宁理老师是北京人,在上海念的大学。

本来剧本里小皮匠这是一个爱说名人名言的角色,coffee time、吃蛋糕、说英文都是宁理老师自己加的,道具也是自己准备的。宁老师人就是这样,这么小的角色,他也会做特别充分的准备,思考这个角色怎么能大放异彩。无语的是,最近很多我不认识的人来认领自己是角色原型。

老白的确有一个原型。我有个50多岁的朋友,他也画画,也爱做饭,也爱打鼓,人很好,跟我关系也很好。他住在我家旁边,我们有很多熟人朋友,平时走的很近,我经常去他家吃饭。所以在创作的时候,就会按照身边熟悉的人写。

但这只是个最初的开头,尤其是三个女性角色全都是我虚构的,“老白”这个人跟着故事走,人也就改得面目全非了。邵艺辉在片场

但这个片子有点火了之后,就冒出来很多我不认识的人,说他是原型,还说我就是为他拍的,然后打着旗号到处跟人合照拍照,所以我现在都不想说原型的事儿。

还有一些女生,因为上海就是有很多女孩跟老外结婚的,后来又离婚了,有了混血的小孩。前几天又有好几个人问我说,谁谁谁说她就是李小姐的原型,因为她也有一个英国老公,还真的有个英国女儿,而且年纪也跟玛雅差不多大,可是我根本见都没见过这个人。现在《爱情神话》的成绩已经超出我的预期了。主要没有想到豆瓣评分会这么高,你想票房成绩也一般。但我本来就相信肯定会有人喜欢的。

我前几天看到一个11岁的小女孩听说电影里没有“亲嘴”的镜头去看了。她说自己最喜欢洋洋,因为洋洋超酷,还说“最后没看到神话但看到了生活”。

我觉得这样就特别好。

文、编辑/siri110

图片来自邵艺辉、《爱情神话》、First青年影展

以上内容来自「外滩TheBund」(微信号:the-bund)

原标题:《看透上海的,居然是一个90后山西姑娘》

阅读原文

热新闻
热话题
标签
精选 视频 时事 财经 思想 生活 问吧 订阅